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RSS订阅
分享到
滚动新闻:
让城市总体规划更有用
发布日期:2017-11-24 09:45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年会

  

    11月20日上午,城市总体规划年会开展了“让城市总体规划更有用”的学术对话,会议由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乡规划司原司长孙安军主持,邀请到了潘安、张勤、王丽萍、尹稚、吕传廷、张菁、赵燕菁、张尚武、王晓东、石晓冬、何子张、董珂等业内权威专家,围绕本轮城市总体规划如何助力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成为一个对各类使用者“可用、管用、好用”的规划,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杭州市规划局局长张勤作了题为“编以致用”的交流,强调为了让总规更有用,一要增强总规效用,向上接得住国家战略和时代使命,向下转变为行动可传递;二要方便总规使用,将总规工具化,将目标分解成项目、指标、要求、政策来指导实施;三要传播总规功用,即战略引领和刚性管控;四要发挥总规作用,需要各部门、各地方共同努力实现。

  宁波市规划局局长王丽萍作了题为“强化总规刚性管控--宁波的探索与思考”的交流,肯定了总规对宁波社会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所起的引导与促进作用,从多规融合、分区规划、监督体系等三方面介绍了总规刚性管控探索,并从总规地位确立、管控体系建立、编制内容创新、多规协同平台等方面阐述了对新一轮总规的思考。

  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石晓冬在题为“能管用的总规才有用”的交流中,提出城市总体规划是一个长期实施的伟大社会实践过程。城市总体规划的战略性、全局性、统筹性、长远性决定了其全域、全主体、全要素、全过程的动态实施特征。为了管用,总体规划应当无所不用、无所不用其极。始终瞄准更好的实施规划去构建框架、设定目标、撰写条文、构建机制。为了管用,总体规划要走向治理,实现城市的共治共管、共建共享。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王晓东在题为“总规的时代需求和变革方向”的交流中,从总规的“道”与“术”出发,提出总规工作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有“道”,乏“术”。并从确立地位以加强战略引领、确立“唯一性”以强化刚性管控、做好实施工具设计、改革成果体系与内容表达、提升智慧化智能化工作水平、明晰总规与控规权责等角度,探讨了总规改革思路和方向。

  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提出,要从一级政府一级事权出发,研究总规的“朋友圈、专业圈、决策圈”划多大。总规是一个不断细化的过程,要不断地更新工具。规划作为对城市这一自组织复杂巨系统施加的干预,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其失控通常是权利失控的产物。相比管坐标,管规则对总规而言更可控,且更具长远价值。

  厦门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何子张在题为“多规合一视角下厦门城市总规改革思考”的交流中,从厦门经验出发,强调“事权对应”是本次总规改革的核心,应基于多规合一讨论总规改革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提出总规改革是落实及推广多规合一、全面推进空间规划改革的重要平台,应进一步延续和深化多规合一的核心理念和主要方法。

  厦门大学双聘教授赵燕菁总结过去的总体规划主要解决城市“从无到有”的问题,必定以规“划”为主;而未来的总体规划需要解决城市“从有到变”的问题,必定以规“则”为主。从规划到规则的转变主要包括农地城地转换、公地私地转换、不同私地转换等规则。总体规划要实现从“规划合一”到“规则合一”,从设计到审批全流程合到一个可动态反馈的平台,并做到分层规划、分层审批、事权对应。总之,未来的总规不是现在总规的修补,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规划品种。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张尚武认为总体规划体系包括法规体系、行政体系和编制体系,具有战略性和法定性的特点。从有目标、指标、动态评估体系的“战略蓝图”,有整套法律体系支撑的“法定依据”,事权对应的“政策平台”,有时间维度的“行动纲领”四方面探讨了基于上海总规的认识。

  广州市城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主任吕传廷提出应重新思考总体规划是什么、什么用、谁在用的根本问题。他认为总体规划具有两个作用,一个是用来建设,一个是用来管理,而建设主要在地方,管理主要在中央。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绿色城市研究所所长董珂以“如何让城市总体规划更有用”为题,强调总规改革对国家管用,需要转变发展理念,贯彻落实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对城市管用,需要统筹全局工作,统筹各类空间性规划,形成一张蓝图;对各方利益主体管用,需要提高治理能力,依托多规合一的基础信息平台,搭建“四梁八柱”,实现规划统筹发展;对规划主管部门管用,要实现依法治市,明晰事权、强化编审督的衔接。强调刚性内容向下位规划的科学、有效传递,是确保规划权威性的前提,而空间类刚性内容的有效传递是技术难点。

  原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潘安认为让总体规划更有用需要做到以下几点:一是敢于说真话,不掺水分,在现状上做规划;二是事权分离,分层治理,科学管控;三是经济和空间挂钩,用地均产值决定城市的空间资源配置;四是由过去宜居宜业的评估转变为对经济、生态的评估。

  孙安军理事长做最后总结发言,认为让总规更有用是总规改革重要的目标,以上11位专家围绕规划怎样编、事权怎么划分、成果怎么表达、规则怎么设计几个方面讨论了总规怎么才能变的更有用,未来需要各方共同关心、共同思考、共同助力总体规划改革。

相关信息